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敬峰的网易博客

法律咨询 法律服务 广结朋友 感悟人生

 
 
 

日志

 
 

钓岛争议举证责任之分析  

2015-03-08 21:08:09|  分类: 法苑漫步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姜敬峰律师

    作为一个中国人巴不得钓岛是中国的。只是,我们处在讲法时代,凡事要靠证据和事实说话。我们拿出有说服力的真凭实据,既能证明我们有遵循国际法解决国际争议的诚意,树起我们是讲道理的谦谦君子的形象,赢得世人尊重,更能证明钓岛归属于我国。


    记得上小学到初中一年级时(1970年以前),正值文革时期,经常要参加游行,要呼口号,当时有一句口号:坚决支持日本人民收回琉球群岛(冲绳)的正义斗争。与之相印证的是,人民日报曾经报道首都人民聚会,声援支持日本人民收回琉球群岛。这就向世界表明了我们的态度:琉球应归属于日本。

    国际法有个重要原则叫“禁止反言”,说通俗点,就是说过话的不能反悔,即使反悔也不被国际法所认可。既然说过上述那些话,那么,钓岛归属我国的一个重要前提就是要有证据证明钓岛不隶属于琉球,此其一。
    
     
     铁腕人物邓小平在主权问题上一向态度强硬,他曾经铿锵有力地对撒切尔夫人说,主权问题是不容讨论的。但在钓岛问题上,邓公却表示不涉及或搁置,要留待后人解决。这恐怕有什么难处。相信邓公在说这番话之前,专门研究过此问题,或找相关智囊咨询过。也许让日本承认有争议对我们已是最有利的了。但日本官方公开文件和代表政府的言论中承认过存在争议吗?此其二。

    小时候老人们常讲起先辈们跑马扎界的故事。那是在明朝末年,社会大动荡,许多地方人口锐减,需要从其他地方移民。新移民到后,面对大片土地,就跑马圈地,凡是马跑到的地方,扎界标记过且进行了有效管理,就属于自己的土地了。注意:跑马扎界包括三个要点:一是占地,二是标记,三是管理。该惯例与国际法先占原则是相通的。相信钓岛附近的大陆渔民在很久前就登陆过钓岛,问题是,是以占有该土地为目的的登陆么?留有宣示占有和享有主权的标志吗?我们有证据证明么?如果仅是登岛暂避风雨,又未留下宣示占有的标志,显然不属于国际法上的先占。

     我国在明、清两朝曾长时间禁海,沿海渔民不得下海捕鱼,违禁者,轻者流放,重者杀头。即使先前我们曾经占有该岛,但因长时间弃之不顾,在法理上重新沦为无主地。清朝中后期,禁海令解除后,我们有再次登陆该岛并留有占有和享有主权的标志吗?此其三。

    我们是否有对该岛行使主权的证据?比如该岛归福建或台湾的某县管辖的证据,且是持续有效占领和持续有效管辖的证据,此其四。

    如果我们有上述证据,那就可以证明在1895年日本占有该岛之前一直为我们占有。那么,该岛为什么又被日本占领了呢?我们有日本是靠武力侵占的证据,或者以其他非法手段占领该岛的证据吗?此其五。

     二战后,战胜国曾经说过日本除本州四岛外,其他领土由“吾国”即战胜国决定之。但因蒋、毛忙于内战,无暇关注此事,当时的战胜国没有对该岛的归属作出决定。现在已经过去了70年,战胜国已无可能再对钓岛的归属作出决定,且琉球民众在上世纪60年代末期已举行全民投票公决,公决结果为琉球回归日本。这在程序和实体上都是符合国际法的,且已得到许多国家的承认。我们有证据证明钓岛不隶属于琉球而属于我国当然最好,如果我们确实找不出这方面的证据,那么,我们起码要有证据证明钓岛归属未决,琉球民众认为钓岛归属于琉球,并在公决时连带钓岛一同归属日本,是非法的。我们能找到这方面的证据吗?此其六。

       日本称在甲午战争前,日本已对该岛考察近十年,发现是无主地,遂在马关条约签订前占据了该岛。在随后签订的马关条约上,无割让钓岛给日本的内容。即日方认为,钓鱼岛不是马关条约确定的割让给日本的领土,不存在返还中国一说。而我方有证据证明钓岛确属马关条约中割让给日本的证据吗?如果有,日本当然应像台湾那样,一并返还给中国;如果没有,那就如同一位网友说的那样,日本在甲午战争后、马关条约签订前占据钓岛,做的不地道,有恃强凌弱之嫌。但如果我们没有在日本占领该岛之前为我们实际占有管辖的证据,没有日本是靠武力或其他非法手段侵占该岛的证据,那么,尽管日本做的不光彩,也没有办法否认他占据的合法性。此其七。

     美国曾经表态,承认钓岛为日本实际管辖,即承认日本对该岛有行政权,两国安保法适用于该岛,但对该岛的主权不持立场。有人认为这是美国在颠倒黑白,偏袒日本。既然对主权不持立场,那为什么又认为安保法适用于该岛呢?其实,美国对许多国家之间的领土争议都不持立场,最典型的要属英阿马岛争议,美国同样表态,对主权问题不持立场,尽管英国是美国的最可靠盟友。说通俗点,如同邻居间的宅基地纠纷,妥善处理办法是由双方协商解决,协商不成,可通过仲裁、诉讼方式解决。除非双方均委托你做为居间调解或裁判的第三方,否则,他人无权对其归属说三道四,只有不明事理的不懂法的人才会火上浇油,对领土归属贸然表态支持一方。

     同时,有的人还认为,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期,美国托管该岛后擅自交给日本,致使酿成该矛盾。其实,说这话的人忘记了那段历史,作为战胜国,在发现自己的领土也被美国”托管“后,当时的政府对此提出过异议或抗议吗?美国托管时,世界许多国家包括中国都呼吁日本收回琉球群岛。正如上文所说,我们小时候上街游行时,经常高呼的口号中,就有一句是“坚决支持日本人民收回琉球群岛的正义斗争”。大陆或台湾政权在当时对该岛提出过主权声明吗?在发现美国把该岛"私相赠与“日本后,我们即时提出过抗议吗?此其八。

     如果我们能找出在日本占有钓岛之前,该岛一直为我们占有的证据,那是不是说钓岛就当然归属我们呢?也不尽然。还要看双方证据,如果我们还有日本是靠武力等非法手段占领的证据,那么,钓岛归属我们无可争议。如果我们仅有1895年之前该岛为我们有效占有的证据,没有日本是靠不法方式取得该岛的证据,且我们在发现日本占据该岛后,立即提出过抗议,那至少可以说明该岛的归属确实存在争议。即使先前日本官方文件和代表政府的言论中没有承认存在争议,但我们有该证据在手,就可证明该岛的归属确实存在争议。

    假如上述分析能成立,即我们有证据证明该岛不属于琉球群岛且其归属存在争议,那么,钓岛的归属该怎样判定呢?

    这要看双方证据的证明力。假如我方证据证明力足够强,即有充分确实的证据证明我方在1895年之前持续有效的占领该岛并实施有效管理,那么,举证责任将转到日本,应由日方证明其取得该岛方式合法,是善意的;如果日方举不出证据,或举出的证据没有我方证据证明力强,应判定钓岛归属我方。假如我方虽有证据证明1895年之前我们曾经占有该岛,但证明力说不上强,但我们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能够证明日方是靠武力等非法手段占领的,并且在发现钓岛被日本强行占据后,我们立即提出了抗议,那也应判定该岛归属我国。

     假如我们没有确实的证据证明钓岛不属于琉球群岛,没有确实充分的证据证明该岛在1895年之前一直为我方持续有效占有,也没有证据证明日本是靠武力等非法手段侵占该岛的,更没有在发现日本占领该岛后我方随即提出抗议或异议的证据,那么,日本现在对该岛的实际占有和管辖应属合法。

     邓公说留待后人解决,并坚信后人会比前辈更聪明。假如后辈不比前辈聪明,找不到比邓公更好的解决的办法,那么,这个悬案要留待何时才能解决?
 
    
该岛这几年的持续发酵升温,对两国关系的损害是显而易见的。该问题悬而不决,终归不是办法。可否将该问题提交国际法院裁决其归属?这样对两国国民都有个交待,胜,心安理得;败,也不失面子。
 
    假如确有将该问题交由国际法院仲裁的可能,那么,各方应准备哪些主要证据呢?
   
    我方应准备的主要证据:
    一、钓岛不属于琉球群岛的证据。
    二、钓岛在1895年前由我方占有并管辖的证据。不需要从“自古以来”开始收集,只需要提供1895年前10年、5年哪怕是1年已由我方占有和管理的证据即可。因为日本公开承认在1894年前的10年间,多次对该岛查验、勘查、调查,发现该岛无人为标记、无人类建筑、无人居住,宣称该岛是无主地,这就自然包含了此之前该岛不是日本国土的意思。
    具体包括:
    1、该岛在1895年前我方已登陆并留下宣示主权标志的证据;
    2、该岛留有我方建筑和在该岛生产、生活的证据;
    3、该岛隶属于福建或台湾的某县管辖的证据。如区域划分图和行政首长任命的管理该岛的长官任命书等。
    三、我方发现日本非法占领该岛后,随即提出抗议或异议的证据。
    四、日本武力侵占该岛,或是以其他非法手段占领该岛的证据。
    
    
    日方应准备的证据:
    一、钓岛为日本实际占有管辖的证据;
    二、1895年前登陆该岛调查时未发现任何宣示主权标志的证据;也未发现该岛有人类生产、生活的证据,如建筑和人工构筑物的证据;
    三、发现是无主地后宣示占有并实际管辖至今的证据,如将其归入某县管辖的证据。
    四、占有后的长时间里没有国家对此提出抗议或异议的证据。
    五、钓岛归属琉球管辖,且琉球民众已通过自决方式回归日本的证据。

     关于举证:
    因钓岛现在为日本实际占有管辖,我方是主张权利的一方,我方应首先举证。假如我们能够举出上述所列我方应举出的一、二、三方面的证据,那么,举证责任发生转移,应由日方提供取得该岛合法、善意的证据。日方应举出上述一、二、三、四、五方面的证据。

    如果日方能够举出上述五方面的证据,我方则必须有上述所列第四方面的证据,即证明日本是以武力或其他非法手段占领该岛的证据。

    如果我方无证据证明钓岛不隶属于琉球,也无证据证明钓岛在1895年之前由我方占有并实际管辖的证据,还无日本是靠武力等非法手段占据该岛的证据,更无在发现日本占领该岛后,我方随即提出抗议或异议的证据,或所举上述证据不充分,证明不了我方主张。那么,日方只举出上述所列第一方面的证据即可。

  评论这张
 
阅读(3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