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敬峰的网易博客

正直生活、不害他人、各得其所。

 
 
 

日志

 
 

19、鸭娃凫水  

2015-03-10 11:51:57|  分类: 心路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姜敬峰律师


 一天,听说要开我们生产队里张财主的批判会,还听说要在批斗时给他玩鸭娃凫水。我们一帮小孩都觉新奇,因为都没见识过鸭娃凫水。


 以前,我们见到过“老头看瓜园”。乡民经常玩这种游戏,妇女们尤其喜欢玩。干活累了,在地头歇息时,总少不了一些喜欢撩拨女性的男人,当着妇女的面说些烧砍子话,用现在的话说叫黄段子。妇女们忍无可忍了,就相互挤挤眼睛,递个眼色,然后蜂拥而起,把这个男人撂倒在地,解开这男人的裤腰带――那时候的裤子不是前开叉的。把裤子脱到腿弯,按住头,把头强行塞进裤裆里,用裤腰罩住头。再用裤腰带把双腿绑起来,把双手反剪背后也捆起来。这男人为摆脱束缚,就不停地摇头,看起来,就像正在瓜园里打瞌睡的老头,故名“老头看瓜园”。


 鸭娃凫水是什么样的?是不是跟“老头看瓜园”类似?


 一天上午,在学校的一间教室里,张财主的批斗会开始了。说是批斗会,其实更像是一场恶作剧。张财主站在教室的中央,有人质问道:某某结婚的当晚,你偷听了墙根,有没有这回事?张财主不作答。旁边有人大声吼道:你听到新婚夫妇的悄悄话没有?张财主还是不答。

 

这时,主持会议的一个造反派上来了,二话不说,啪啪甩了张财主两嘴巴子,张财主顿时口吐鲜血。但张财主仍然不回答问题。

 

造反派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绳子,把张财主的腰捆住,然后将绳子的一端撂过房屋大梁,把张财主吊得离地面约一尺高。再用一根细一点的绳子,把张财主的双脚也捆住,绳子从背部绕过,撬开张财主的嘴巴,细绳就从嘴巴穿过,一个人牵着这根绳子,用力一拉,绳子就把双脚拉起来往后翘,头往后仰,再把这根绳子绑在那根粗绳子上。张财主本能地用双手去抓拴他的绳子,试图减轻一点痛苦,但不管怎么摆动胳膊,总是抓不住绳子。就像鸭子在凫水一样。


 然后,几个人一起用力拉拴腰的绳子,张财主被吊在半空中。张财主仍然不停地舞动双臂,总想抓住拴他的绳子,可怎么努力都抓不住。

 

造反派又开始盘问:你不是说看到过老蒋吗,现在上了那么高,看到没有?张财主还是不应答。造反派就把张财主再往上吊一截,又厉声问道:看到了没有?不回答就不放你下来。估计张财主太难受了,就张了张嘴,迸出几个字:看到了。虽然含混,但分辨得清楚。造反派更加不依不饶了:你好大胆,竟敢盼老蒋回来。于是,造反派递了个眼色,拉绳子的人同时松手,啪的一声,张财主重重地摔在地上,嘴巴、鼻子到处都是血。

 

看得我直打哆嗦,心想,这下张财主算是完了,要结伙食账了。不过,也好,再不受欺侮和折磨了。

 

这张财主的生命力真是顽强,摔伤后的第三天,还鼻青脸肿的,就又跟社员一起下地干活了。

 

熟悉张财主掌故的人,都说他被划为地主成份,委实太冤枉了。他在解放前,是有名的“老坑头”,舍不得吃舍不得穿,一直过着节俭生活,最好的食品是小米干饭(黍子),还要焖上青菜、萝卜之类的蔬菜。他苦扒苦做了一、二十年,省吃俭用积累了点钱财,就在临近解放时,买了二、三十亩位置很偏僻的薄地。还没过上一天安逸生活,就赶上了土改,他刚好够得上划为地主的杠杠,就“荣幸”地成了地主,还被戴上地主分子的帽子。

 

要说干活,张财主那可是不含糊的。我们生产队的另几个地主包括他们的子女,干活都特别下力气。那时候,大呼隆式的生产方式,挫伤了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干集体的活,大多出工不出力。家里通常都备有两样的生产工具,比如,备有大畚箕和小畚箕,木扁担和竹扁担。干生产队里活的时候就用小畚箕和竹扁担,装不到多少,扁担却一闪一闪的,似乎分量很重;到自留地干活时,就用大畚箕和木扁担。

 

张财主干集体活时用大畚箕和木扁担,并且总是要装载的人可劲地装,他还不停地把装在畚箕里的土或者是粪用脚踩了又踩,生怕装得不瓷实,还堆得老高。挑起来,木扁担被压得成了个弓形。

 

那时候,我们在放麦假和暑假时,都要到生产队里帮忙干些力所能及的活。看到五十多岁的张财主,干起活来还像个小伙子,浑身有使不完的劲,就从心底里对他产生一丝好感。


 但,这张财主跟我们生产队里的其他几个地主不太一样。那几个地主虽历经多次运动的磨难,骨子里却仍是绅士派头。这位张财主显然没有他们的那份深沉与厚重,总喜欢打诨说笑。上面提到的说他听新婚夫妇的墙根,怎么可能呢?张财主当时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哪像年轻人有那份雅兴?也不知道是干活时故意说点笑话,逗点乐子,以减轻点劳累,还是一时图嘴快活,总之,他确实说过听人墙根的话。有的社员不无同情地说他,吃亏就在把不住嘴。这个弱点似乎并不是个不得了的错,不能成为把人往死里整的理由吧?


  评论这张
 
阅读(2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