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敬峰的网易博客

法律咨询 法律服务 广结朋友 感悟人生

 
 
 

日志

 
 

民众利益高于一切  

2008-03-29 23:43:1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民众利益高于一切

     姜敬峰律师

        按照宪政理论,主权是一种普遍的强制性的力所决定的,这种强制性的力来源于人民的意志,即主权体现人民的意志,主权必然属于人民。这种意志产生于人民,它既不可转让也不可分割。在实行宪政的国家,其宪法都有“主权在民”或与其类似的规定。我国的宪法也明确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切权力属于人民。这就清楚地表明,主权属于人民,任何人、任何团体在任何时候都不可凌驾于主权之上,即人民的权力和利益高于一切。
  
        政府是受百姓的委托代行管理社会职能的,政府只能是人民意志的执行者,不能在人民的意志之外再有自己独立的意志,即,政府只是主权者--人民,所制定的法律的实施者,政府只是人民的办事员。因此,政府所制定的发展计划和发展措施,必须符合人民的意志,符合人民的利益。政府绝对不可以为谋求自己的所谓“政绩”,所谓“形象”,而置人民的利益于不顾,去追求只有利于自己的所谓的发展。
  
        人民的利益是国家根本利益之所在,政府和任何社会团体,只能忠实地执行人民意志,并置于人民的经常监督之下。按照宪政理论,人民的意志只能执行而不能被代表,政府和任何社会团体都不能以人民意志代表者的身份执行职务,民意机关即权力机关才是人民的意志机关。这也是宪政国家实行权力制约的理论基础。而我国的权力机关即人民代表大会不是常设机关,人民的意志不能充分地、及时地反映到民意机关,且现行的人大代表的产生制度所决定,相当数量的人大代表其本身就是政府官员,或者是政府的退休官员,这就形成了人大所制定的法律文件,实际上是在很大程度上反映的是政府的意志,同时在客观上也造成了人大对政府监督的缺位。
   
       行政机关是法律执行机关,政府通过执行权力机关所制定的法律,执行社会公共事务,实现维护统治秩序的目标。通常情况下,执行社会公共事务的职能,政府与人民的意志应当是一致的,因为执行社会公共事务,既符合人民利益,也有利于政府对社会的管理,但在实际中并非完全如此。当对政府缺乏有效的监督时,政府就会以为人民谋利益的名义,利用执行社会公共事务的便利,谋求自己特殊的利益,比如“政绩工程”、“形象工程”、“圈地工程”即是。此时的政府实际是远离人民的意志,而在执行自己独立的意志,这与宪政的要求是格格不入的。这也是宪政国家为什么必须要把政府置于权力机关的监督之下,政府必须忠实地执行法律,而要实行权力制约与分立的原因之一。政府与人民在维护统治秩序方面会有不同的价值取向,如果政府独立于人民的意志之外,且缺乏人民的有效监督,政府就会谋求自己特殊利益,这样的“统治秩序”只有利于政府,而人民的利益则会失去保护,就会生活在不民主不自由和无法治的状态之中。
  
        在我国的民意机关即权力机关尚不能充分有效地行使其权力,不能有效地实现对政府的监督这一特殊情形下,政府要执行人民的意志,使自己的行政措施符合法律,符合最广大人民的利益,而不至于再出现大的波折和反复,并非易事。因此,确立科学的发展观,将其上升到法律的高度,并在实践中得到严格的遵守,就显得尤为重要。
   
        人民的利益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因为它与群众生活休戚相关,它存在于人民群众日常生活之中,且是人民眼前利益与长远利益的结合,它是具体的、客观的、实在的。必须摆脱自身利益的束缚,把心与人民贴在一起,深入到群众之中,才能准确把握。必须做深入细致的调查研究,详尽地占有资料,尔后要将这些材料加以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由此及彼、由表及里的改造制作工夫,上升到理性认识,才可能对它有所了解。那种不愿吃苦,不愿深入实际,仅凭想当然就想准确了解人民之所想、人民之所需的想法是不切实际的。至于那种高高在上,视民众为愚民,凌驾于人民之上的老爷,他们不可能执行人民的意志,他们只想谋求自己地位的稳固,他们只会去寻求驾驭人民的方法,因此他们不打算去了解人民的意愿。即便去了解,也是为了寻找有利于自己统治的对策。他们所说的人民利益,只不过是谋求自己特殊利益的的一种托词而己。
   
        人民的利益集中表现在人民的经济利益上,经济利益决定政治利益,而政治利益又反作用于经济利益,即保证或制约经济利益。不享有经济权利的主体,很难享有政治权力;不享有政治权力的主体其经济利益无法得到保障。因此,维护人民的利益最根本的是要维护人民的经济利益。
那么,在现阶段,人民的经济利益主要体现在哪些方面呢?
  
        经济利益主要体现在人民享有对生产资料的所有权、财产保护权、环境保护权、就业保障权、劳动保护权、社会保障权等方面上。笔者认为,现阶段最突出的是要建立劳动群众享有生产资料所有权的法律制度,这是政府执行人民意志的前提和基础,如果社会生产资料所有权的大部分属于政府,那么,政府就会以权力者的身份对人民(即对"主人")发号施令,把“主”“仆”关系搞颠倒,我们经常看到听到的“政府拿出钱来解决群众的生活保障”,“政府为下岗失业人员解决了多少个就业岗位”,“政府拿钱给职工增加工资”,“政府为人民群众办了多少件好事”等等,这些耳熟能详的话语,虽然违背了社会财富由人民群众所创造,政府的基本职能就是执行人民的意志的实际,但又符合中国现阶段的实情:生产资料所有权的大部分属于政府,财政支出的决定权在政府,因此,政府完全有理由说出以上那些话--人民群众的利益是政府给予的。为了把这一颠倒了的社会现实再颠倒过来,就必须切实解决好如下两个问题:
   
         一,生产资料属于人民,还生产资料于民。
  
        我国通过没收官僚垄断资本和赎买民族资本而建立起来的所谓“国有企业”、“集体企业”,是计划经济的先决条件和基础。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计划经济的弊端越来越明显地暴露出来,越来越成为我国经济发展和社会进步的障碍,因此,我国在上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就已宣布实行市场经济。市场经济的本质特征在于公平竞争,资源的配置由市场决定,使资源最充分地发挥其财产价值。几十年的计划经济,已使许多“国有企业”走向衰败,而仅存的“国有企业”大多是行业垄断、部门垄断和行政垄断的产物,这些企业实质上是政府的企业。政府虽然宣布一些行业允许民营企业进入,而在实际上在短时期内很难做到。因为这些企业是靠政府扶持起来的,有政府的投入和支持,长期的垄断地位,已使这些企业身壮如牛,民营企业与之竞争,犹如山羊与牛之争。同时,我国还有一些垄断行业不允许民营企业进入。竞争与垄断是不共戴天的一对冤家,一方面宣布实行市场经济搞竞争,一方面又允许大量垄断行业的存在,不允许竞争或限制竞争,这种两难的矛盾境地,正反映了政府既要谋求政治统治的连续与稳定,在生产关系上不作大的调整,又要追求经济快速发展的矛盾心理。市场经济有其自身的规律,不得违背。市场经济就是竞争,限制竞争或不充分竞争,不仅侵害消费者即广大人民的利益,也会影响政权的稳固和社会的稳定。要实现公平竞争,就必须打破垄断,而要打破垄断就必须还生产资料于民,政府就必须从垄断行业中退出来。此其一。
   
        国有企业的资产,虽为政府所控制,但在实质上则是劳动群众所创造的。把劳动者创造的财富返还给劳动者,正体现了社会的公平与正义。当然,这种返还并非是指将政府所管理的资产无偿分配给劳动者,而是指通过法定程序,公开透明地转让其资产,使这部分资产不再由政府垄断,而改为民有民营。此其二。
   
        意识形态领域的“公”与“私”的争论,早已被现实击得粉碎。其实,公与私之间并无不可逾越的鸿沟,实践已反复证明,当缺乏强有力的监督时,“公”可以蜕变为事实上的“私”,而使“公”徒有虚名;表面看为“私”的企业,比如非政府控股的股份公司,由于管理规范,个人很难将公司的财产饱中私囊,且经营的方向符合社会整体利益,而这些恰恰又具有“公”的属性。因此,“公“与“私“之争早应休矣。一切从观念出发,以意识形态不同来对事物贴“优“与“劣”的标签,如同幼童只以一个“好”或“坏”字来给人物定性一样荒唐可笑。此其三。
   
       有学者寄希望于新建立的国资委,认为这样就可以解决国有企业产权不明晰,缺乏竞争力的问题,就能够从源头上治理腐败。笔者认为,将国有企业的资产所有权、股权收归国资委,由国资委统一行使所有者权利,能在一定程度上解决国有企业因产权不明所带来的管理混乱和经营效益低下的弊端,能使原国有企业更“像”一个独立法人,但却不能解决根本问题。首先,成立了国资委,仍然不能解决政府直接充当市场主体与民争利的问题。政府仍然可以凭借对国资委的管理与控制,在认为经济必须沿着自己思路运行时,就会不顾客观经济规律,动用自己的权利,越徂代庖,强行改变经济运行方向。现在正在遭遇的新一轮经济过热,已很充分地说明了这一问题:社会需要财政收入用于解决贫困人口的生活问题,建立、完善社会保障机制,提高保障水平,解决收入不公带来的贫富差距悬殊问题,并以此带动经济的良性发展。而政府想的是怎么提高GDP,多搞点“政绩”。于是,把本来应用于社会公益的钱拿来投资,并以此首先拉动能源价格迅速上涨,其他生产资料和生活资料价格上涨将在其后。仿佛又回到了上世纪90年代初期到中期那令人不堪回首的时期。政府只要能控制国家的经济命脉,经济的发展就只能循着政府的愿望奔去,而可能与社会的要求背道而驰。其次,是对国资委的定性问题,在现行体制下,国资委根本不可能隶属于人大,也不可能属于民间组织,而只可能隶属于政府。国资委实际上会成为政府的一个职能部门,这样的国资委能在多大程度上行使自己独立的意志而不受政府的干预?最后,国资委隶属于政府,还会在相当大程度上,增大政府的权力,这对解决权力过于集中,预防可能出现因专断而给社会带来的巨大风险是十分不利的。因此,笔者认为,除关系国家安全、尖端科学技术的企业由政府管理外,其它行业的生产资料都应返还民间。此其四。
   
         国有企业改制时,必须尊重广大职工的意见,必须给劳动者以合理的补偿,而不能把劳动者当作包袱,一甩了之。要把改制工作置于群众的监督之下,不搞暗箱操作。有些地方,利用改制,侵吞国有资产,侵害劳动者合法权益,把本应属于劳动者享有所有权的生产资料据为己有,这些人企图利用国企改制的机会,完成其个人资本原始积累的梦想。对此,必须予以应有的警觉。同时,对改制后的企业要充分尊重其法人地位,不得再干预企业的经营。
        二,完善社会保障机制。
   
        社会保障既是人民群众最基本的的生活条件,也是促进经济协调发展的必不可少的重要因素。因此,健全和完善社会保障系统,并逐步提高其保障水平,应当成为政府的一项重要工作。
   
        我国的城乡储蓄,近年来已超过10万亿,增长较快。但我国有13亿人口,人均不到1万元,水平又太低。同时,银行存款的大部分,集中在少数人手里,被称之为“二八现象”。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人均存款仅仅只有2000元,这就是为什么那么多的农村孩子和城市下岗失业人员的子女缴不起大学学费的原因;而另一部分人平均存款也只有3万多元,应当说,这一平均数字仍然很低,一个家庭,即使人均存款达到3万多元,如果没有可靠的社会保障作支撑,也是不敢放心地消费的。对于富人来说,银行存款只是其财富的一部分,另一部分则以投资的形式存在,比如购置房地产,购买股票等等。这正是我国从上世纪的九十年代中后期就制定的降低银行存款利息政策,以刺激消费,却总是达不到预期目标的原因。大多数人并无多少存款,怎么消费?即使有相当数量的存款,由于普遍对前景的担忧,也不敢轻易消费。一个社会的消费,如果仅靠少数富人的话,就不可能出现消费需求旺盛的景象,就不可能拉动经济的长期、稳定的发展。
  
        让一部分人先富起来的观点是正确的,而要实现共同富裕的目标,在相当长的时期内,还只能是追求的理想。但,建立并完善社会保障制度,维持人民群众的基本生活条件,并逐步提高保障水平,则是在现实条件下,应该做到也是能够做到的。
   
       第一,政府的税收近年来大幅度增长,已具备了建立相对较高水平的社会保障条件。税收已连续两年超过两万亿元,关键是以什么样的发展观为指导,使用这笔资金。早些年,税收要比现在低得多,只有数千亿元,政府尚且能够初步建立起水平较低的保障系统。现在的税收是以往的好几倍,应当具有了完善和提高保障水平的经济实力。除了必要的基础设施、国防、科学教育投入外,主要用于什么地方?是主要用于投资上项目,还是主要用于解决人民群众的社会保障?这才是问题的关键之所在.
   
          第二,经济生活的一条腿长一条腿短的矛盾,已严重制约了经济的进一步发展。健全社会保障系统,实际就是在纠正生产畸型增长与消费不正常萎缩的错误,使二者协调起来,让两条腿一样长。因此,就是单从有利于经济的快速、协调和持续发展来看,把有限的资金用于建立健全社会保障系统上,是最科学和最能发挥财产效能的。劳动者要把仅有的一点钱用在关键处,即支付孩子的教育费和自己的养老费上。如果有可靠的、水平较高的社会保障,就可以消除劳动者的后顾之忧,也就不需要政府再倡导消费、鼓励消费。这是一个庞大的社会群体,一旦他们从对前景的恐惧中解脱出来,树起了消费的信心,中国的消费市场将为之一新,必然会促使中国经济的快速、健康发展。
  
       第三,建立完善社会保障系统是政府的责任和义务。生产资料的大部分集中在政府手里,劳动者无生产资料或有很少一部分生产资料。按照权利义务对等原则,政府把本应由劳动群众享有的生产资料所有权由自己享有,就产生了一种法定的义务,即政府应当对劳动者的社会保障负起责任来,解决劳动者的社会保障问题。政府为劳动者解决社会保障不是恩赐,不是施舍,也不是怜悯,而是政府法定的责任和义务。政府办企业,政府享有社会生产资料所有权大部分的现实,决定了政府必须像企业的所有者和管理者一样对劳动者切实负起责任来。政府不能只享有权利而不承担义务。
  
        第四,建立完善社会保障系统是解决分配不公和缩小贫富差距的重要手段。缩小贫富差距,并非是要剥夺富人的财产,侵害富人的利益,而是通过依靠政府建立起社会保障系统,维护人民群众的基本生活条件来实现的。
 
                                                                     写于二00三年四月
 
 
  评论这张
 
阅读(93)|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