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姜敬峰的网易博客

法律咨询 法律服务 广结朋友 感悟人生

 
 
 

日志

 
 

13、我要看书  

2008-01-10 23:36:03|  分类: 心路历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者:姜敬峰律师

 

我家就在学校隔壁,学校里有位炊事员,姓申,我们都叫他“老申伯”。老申伯是河南人,当时五十多岁了,不知什么时候就开始在学校做饭,斗大的字不识一箩筐,但记性特好。

 

文革前一年夏天的一个晚上,老申伯来到我家后边的空场地里,看小伙伴玩游戏。玩累了,我们坐在地上休息,老申伯问,给你们讲个故事,愿不愿意听?一听说要讲故事,我们都来劲了,围住了老申伯。我们最喜欢听故事,一到上周课,黄继忠老师就给我们讲故事。“邱少云”、“杨根思”、“董存瑞”、“杜风瑞”等故事,就是他讲的。可惜文革开始了,我们最喜欢的周课也停止不上了。

 

伙伴们席地而坐,老申伯蹬在半截墙上,开始讲了。老申伯讲的故事名字叫《烈火金刚》。第一天晚上讲的是史更新与猪头小队长拼刺刀的事,因史排长此前已负重伤,不能恋战,就且战且退,躲到了村外边,昏倒在麦地垄里,被孙定邦、孙振邦兄弟救起。我们都为史更新没能刺中猪头小队长而惋惜。

 

从此以后,只要不下雨,老申伯都会给我们讲故事,小伙伴会准时来听故事。时间长了,大人们没事的时候,也围上来听一段。有的大人知道老申伯不识字,就问他。原来,放暑假了,董老师在教室里歇晌,天天拿一本书看。老申伯闲下来没事的时候,就叫董老师念出声,他就在旁边听。晚上,就把白天听到的故事讲给我们听。

 

从夏天一直讲到初冬,《烈火金刚》讲完了。我们都盼着老申伯再接着讲下一个。可是,许多书都成了“四旧”,是“毒草”,不准看了,都上交了。老师们又都忙于学毛主席著作、写心得体会、开批判会,也没有专门时间念书给老申伯听了。老申伯就没有再继续讲下去。

 

于是,我要自己找书看。往哪找?家里仅有的几本书包括连环画都上交了。但还是不死心,就把屋里的旮旮旯旯找了个遍,又把母亲的几口箱子翻了个底朝天,也没有找到一本小说。只是在上房里找到了一些两个姑姑读高中时的课本,可都是数学、物理、化学书,看不懂。只有“植物”、“动物”两样教材还可以看看。没事的时候,就翻开这些书,看里面的彩色配图。后来,又找到了两个姑姑的作业本,尤其是作文,如获至宝,也看得津津有味。

 

从襄阳回老家后,每逢暑假、寒假,我都要去姨妈家住一段时间。一次,又到姨妈家,看到表哥的床头上有一本《三国演义》,简装本的通俗读物,高兴得跳起来,拿起来就看。

 

吃晚饭的时候,我对表哥说,明天我不跟你一起出去了。表哥问为啥,我说要看《三国演义》。表哥一愣,“你在哪儿找出来的?”我说,我就在家里看,没有出去。表哥才放心。然后又上下打量着我,“识了几个字?能看懂?”我说能。已经看了一点。表哥说,好,你明天就在屋里看书,吃中午饭的时候,把看的内容讲给我听,如果讲出来的话,就让你看;讲不出来,那就以后再看。我说行。

 

第二天吃中午饭的时候,就把上午看的内容讲给表哥和姨妈听。我一口气讲到三顾茅庐,还要接着讲,表哥说,不用讲了,这本书就让你看了。于是,我用了一个星期的时间,把这本书前前后后看了两遍。每次吃饭的时候,照例要讲所看的内容。

 

要开学了。临走的时候,表哥又特意交待:不能给别人说你看了三国演义。我答应了表哥,我知道这书在当时是不准许看的。

 

后来,在表哥家又看了《敌后武工队》和《东周列国志》、《封神榜》,后两本书书晦涩难懂,又不敢问表哥,怕不让看。但还是断断续续地看完了。

 

二爹家有本四角号码字典,没事就借来看看。一次,还这本字典时,二爹没在家,就把字典放到二爹的卧室里的桌子上。突然眼前一亮,发现桌子上有一本书,就是堂姐经常向我讲起的牛大水、牛小水的故事《新儿女英雄传》,赶紧放下字典,拿起《新儿女英雄传》就走,生怕被发现,不让带走。

 

看罢后,又悄悄放回原处,还好,二爹一家没有发现。心想:二爹家肯定不只这一本书。于是,壮起胆子,打开了桌子右侧的一个小抽屉。呀,里面有好几本书。不敢长时间耽误,顺手拿了一本,一看是《红岩》。用一个星期的时间看完了这本书,然后又放回原处,换了一本《把一切献给党》,以后又看了《暴风骤雨》。

 

一次在二爹家玩的时候,二妈问二爹,书怎么少了一本?是不是娃们借给别人看了,可不准流出去。我赶紧乘二妈不在家时,把这本书放到抽屉里,不敢再拿下一本看了。

 

我的同学谢远华,经常讲些我没有听过的故事,猜想,他家一定有好看的书,于是,我就经常到他家玩。他知道我想借书看,又知道我会“保守秘密”,就借给我看了《平原枪声》、《保定外围神八路》、《铁道游击队》、《红日》等。

 

一次,到房子顶棚上取书,咱俩个头都小,够不着,就站在一个装粮食的缸上去拿,刚一站上去,“咔嚓”一声,缸破了一块。吓得我一个多月都没敢再去他家。后来,谢远华约我到他家玩,才硬着头皮去了。一进门,先看看那口缸,已经用布掺浆糊给糊好了。谢远华的母亲出来了,笑着说:你看已经糊好了,照样使用的,不用害怕啊。我至今仍然记得老人家那慈祥的笑容。

 

我们班上有个同学叫陈其银,不知道从哪里弄了一本《星火燎原》的合订本,拿到学校里看,里面都是一些红军时期的小故事。我实在太想看这本书了,就用还没有还给谢远华的《林海雪原》这本书跟他换着看。他大大咧咧的,一次在教室里看时被老师没收了,害得我一直没有还上谢远华。

 

徐明成家有一本《科学家谈二十一世纪》,实际是《十万个为什么》的简编本,还有一本《战国策》的通俗读本,里面有许多精彩的历史故事,印象最深的是《火牛阵》。我问他借,他爽快地答应了。不过,照例要交待一声:不能让别人看到。

 

没事时,就在家里看上一段,或者以出去捡柴做幌子,拿个筐子,跑到离家有一里地的东沙河里的河坡上看。那时不同现在,看禁书是要背着人的,如果让外人知道了,轻的会被认为是思想不健康,重的甚至会遭批斗。

 

禁书,不许学生读长知识、长见识、启迪智慧的书,只准看语录、四卷和宣扬斗争、暴力、革命、专政之类的书,这在古今中外都极其罕见,它造就了大批思想贫乏者、精神侏儒和偏激、残暴只知仇恨、报复的愤青,使得这个民族在非理性的道上一路狂奔。

 

把那些因受愚弄而僵化、愚昧的人转化为常态社会下的理性、睿智的公民,恐怕是未来不可回避、最为重要的问题。

 

其实,只要打开禁锢、解放思想,言论自由,可以听到不同的声音,许许多多的人都会通过比较鉴别,在短时间里回归人性本原,恢复正常人的理智。

 

有些人自视高人一等,把民众当阿斗,喜欢给民众“导向”,实为限制言论、钳制思想。这只能出炉更多的愚民暴民,又恰恰与统治者的“维稳”初衷相背离。因为大量的愚民、暴民是最不可控的,也是社会动荡的最危险因素。

 

   

  评论这张
 
阅读(116)|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